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朱国治【社区关工】红色关工西满英烈故事之杜希刚烈士-幸福街道北玻社区

作者:admin 日期:2019-03-15 分类:全部文章

朱国治【社区关工】红色关工西满英烈故事之杜希刚烈士-幸福街道北玻社区

朱国治
刚正不阿雄风长存
杜希刚,原名杜希宝,1920年8月14日出生于黑龙江省汤原县望江镇西复中村东关屯的一个贫农家庭。
1935年7月,只有15岁的杜希刚就参加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三师八团。他勤学苦练,不久就练成了百发百中的神枪手,骑在马上奔跑,双手同时对两个目标射击,弹无虚发。他投身抗日队伍后,他的家乡遭日伪“讨伐”,有的惨死在敌人的刺刀下,有的被集体活埋,杜希刚的两个哥哥被抓去,酷刑拷打后装入麻袋抛到江里溺死。他的父母及妹妹被赶到屋里,活活烧死。家中的住房也被烧成一片瓦砾。国难家仇接踵而至,更加激起他对侵略者的刻骨仇恨,杜希刚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坚定地对大家说:敌人疯狂地清剿,残酷的屠杀,动摇不了我们的意志!我们一定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讨还这笔血债!1937年,敌人抽掉各地兵力,对三江地区的抗联部队进行反复“围剿”,纵横“扫荡”。同时采取所谓“匪民分离”的“集团部落”政策。抗日联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为保存实力,冲破敌人包围,抗联第三军、第六军、第九军、第十一军共同决定,除一少部分留守部队外,其主力部队分别向海伦远征。杜希刚作为第六军的留守团继续坚守汤原。
4月初的一天深夜,中共汤原中心县委突然接到一份紧急情报,大意是:日寇下了血本,要血洗汤原县。已经到了一部分日军和伪军,并且运来了大批的武器弹药。另外还特地从“新京”派来了日本高级参事官……眼下,汤原县境内,只剩下第六军参谋长冯治纲带领杜希刚他们一百多人的留守团。敌我兵力如此悬殊,这一百多人,别说打仗,就是保护机关、放哨也不够呀!更出乎杜希刚意料的是,中心县委决定:“去攻汤原县城!”大家有些愕然,冯治纲参谋长解释说:“擒贼先擒王,先下手为强。趁敌人刚到,我们来个突然袭击,捣乱这个马蜂窝,何况我们的人数远不是几百!……” 天刚黑,队伍就出发了。杜希刚他们留守团悄悄地摸到了北门外。刚接近城门,城门开了,队伍快速地插了进去。这是内应把城东北角和西北角岗哨分别换上了自己的人。城门被他们控制起来了。街中心十字路口上,有一个大碉堡。农民自卫军化装成敌人,采取里应外合,把大碉堡控制起来。杜希刚他们进城之后,没放一枪,收缴了伪军防守所的1个排,随后各乡的农民大队涌进了城里。杜希刚带领冲锋队,沿北城根穿过几条黑胡同,悄悄地来到县公署大院跟前,迅速在院墙上架起梯子,翻过高墙,剪开铁丝网钻进了县公署大院,直奔大堂,一队去堵日军高级参事官和伪县长的宿舍。杜希刚随另一队扑向前院,直奔日伪守备队。日伪守备队共东西两个屋子,分别住着队长和十几个日伪队员。时至夜深人静之际,当杜希刚把枪口对准他们的脑袋大喊:“不许动”时,汉奸们惊醒,呼地滚身起来,一下子窜向门外,队员们一拥而上,一齐动手,把他们捆绑起来。枪声打破了寂静的夜空,沉睡着的汤原城顿时沸腾起来。在内线同志们的策应下,杜希刚带领冲锋队砸开了武器库,库内满是枪械武器和军用物资。他们组织农民队伍搬的搬,扛的扛,抢运战利品,一会儿的功夫,几百名队员就武装起来了。随后,他们又把仓库旁的监狱砸开,解救出几十名“犯人”,他们不等吩咐,拿起武器,跑去参加战斗,天快亮的时候,战斗已达到预期目的,战士们抬着缴获的3挺机枪、3门迫击炮、几十支步枪,大车上满载着子弹、炮弹,浩浩荡荡向汤原城北的深山密林走去。1939年初,杜希刚被编到第三路军第四支队。支队长雷炎,政委郭铁坚,全队共八十多人。同年2月汉奸王成才告密,大批敌军偷偷实行对第四支队的包围,雷炎支队长命令杜希刚等10人带4挺机枪从东面掩护突围。郭铁坚政委带人去发动群众帮助抢修简易工事,还把全屯的热血青壮年组织起来,挖工事、运弹药、照顾马匹。上午9时,日伪军沿着漫岗,从南、北、西三个方向直扑四支队,300米、200米、100米……敌人越来越近了,雷炎支队长一声令下,顷刻间枪声大作,杜希刚和战友们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蠕动的敌群。战斗一直持续了八个多小时,时至黄昏,敌人凭借绝对优势的火力,从屯西突进屯中,敌我双方展开巷战。杜希刚所在小分队的4挺机枪发挥了封锁要道的作用,第四支队将士凭借房屋、草垛、墙壁为掩护,打击暴露的敌人。在杀伤日伪军五十多人后,由雷炎支队长带领向东突围。返回绥棱东山。突围中,支队长雷炎、肖指导员、李排长、机枪射手等7名指战员壮烈牺牲。负责掩护的10名战士中有6人倒在阵地上,杜希刚等4人也都身负重伤。部队连夜撤往深山密林里,杜希刚与其他七八名受重伤的战士被转移在山西面一个地窖子里隐蔽养伤。疗伤没有药品,只有一点白酒和红汞治疗伤口,到后来就连白酒和红汞也用光了,只能以盐水冲洗伤口,这是何等的艰难哟。每次冲洗伤口,杜希刚疼痛难忍,浑身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他总是顽强地坚持着。他们一面养伤,一面保存实力,与敌人周旋。艰难的岁月,磨练了杜希刚钢铁般的意志,频繁的战火,练就了杜希刚的胆识和才干。同年杜希刚经受了火与血的考验,在白色恐怖下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1943年12月12日夜,由于叛徒告密,设在密林深处的小分队前营被一百多名日伪军包围。为了后营的安全,杜希刚、孙国栋不顾严寒,没戴帽子仅穿单衣,硬是踏着没膝的积雪,艰难地跋涉15里山路,终于抢在敌人的前面,及时赶到后营通知于天放等十几人迅速转移,使小分队免遭更大的损失。北的寒冬,山里雪深没膝,行动困难,给养缺乏,日伪军连续“扫荡”,附近山区已成“无人区”。杜希刚等4人于12月来到绥棱县农村,分散隐蔽在地方党员和抗日救国会,19日20时许,杜希刚刚躺在炕上休息,听到外面狗叫,知道情况不好。刚要出屋,就有六七个作恶多端的特务闯进来,其他的人已把房子包围起来。疯狂的敌人像野兽一样,给杜希刚砸上了脚镣,捆绑后放在爬犁上被押解到上集厂,随后送往绥棱县伪警务科监狱囚禁,后被押送到北安伪警察厅特务科分室收容所。惨无人道的敌人对杜希刚采用了吊刑、火刑、水刑、电刑等各种酷刑。一个鬼子从炉子里拔出10根烧得通红的烙铁,举在杜希刚脸前,晃了晃,然后一用力“嗤”地一声按在杜希刚的腰上、屁股上、大腿上,杜希刚一阵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下来,昏厥过去……。待伤口长出嫩肉时,敌人又往上撒盐,这样不断的折磨。水刑,是敌人惯用的一种刑法,敌人在凉水中掺入柴油、小米、辣椒。把杜希刚捆绑在一头低一头高的长条凳上,脑袋朝下灌,灌后肚子如鼓,敌人用力上去踩,血水从口、鼻中喷出来,再灌,直至昏死过去。在灌凉水的同时施用电刑,电流把杜希刚捆紧的身体打的像落在岸上的鱼一样上下乱跳,晕死过去。敌人又一次次用火熏他的鼻子,把他从昏迷中熏醒。平时用重镣折磨他,十多斤重的铁镣只有三个环,几天就把脚脖子磨破了,骨头都露了出来。晚上,使他疼的没法睡觉,日寇对他施尽了种种酷刑,多次审讯,多次酷刑,杜希刚始终没向敌人吐露一个字。杜希刚以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大无畏精神和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在狱中谱写了一曲悲壮的生命之歌。就在这个时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胜利了,在狱中的杜希刚才得以死里逃生。狱中的折磨杜希刚患上了侵润型肺结核,党组织为了照顾他的身体,被分配到本溪市总工会做秘书工作。1950年5月,转回黑龙江省政府,在省医院老干部休养所、市结核病院治疗休养。1963年元1月13日,杜希刚匆匆地同大家永别了,时年43岁。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他为革命烈士。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员会、齐齐哈尔市人民政府在西满革命烈士陵园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他那甘心为祖国献丹心的英雄形象,永远留在人民心中;他那英勇战斗的一生,永远受到人民的敬仰。